三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霜寒之翼 > 283 千里之行
    赛德丽蹲在地上,抱着满是包的脑袋,却突然开了窍,想起来霜寒之翼似乎确实与一条水晶龙关系亲昵。

    那条无礼的水晶龙,好像她还是打过交道的,不过并不怎么愉快。

    不过在她的观念里,怎么也不认为霜寒之翼这种家伙会通过正常途径找到合适的配偶,多半是看着长得漂亮,就抢劫回去,当成了压寨夫人。

    不过那条又瘦又干的水晶龙哪里漂亮了?

    赛德丽一想,捂着脑袋上的包,突然有些不服气起来。

    莫非这条大坏龙比较偏爱全身石头的又干又瘦的品种?

    “老巢在星界,为萨迪沃看过大门,灰烬氏族是什么来头?看上去很叼的样子。”白河又翻了几本龙族大全,问道。

    “是黑曜石龙族之中最大的一支。”

    “黑曜石龙?听着像是宝石龙的一种。”白河皱了皱眉:“不过宝石龙族里面不是只有黄玉龙、紫晶龙、水晶龙、蓝宝石龙、翡翠龙五种吗?”

    “不知道,黑曜石龙的来历很奇特,据说和萨迪沃陛下有着很深的瓜葛,不过却极度仇视萨迪沃陛下,说是萨迪沃陛下的后代,似乎说不通。”

    白河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龙族和始祖之间的关系是很坚固的。

    比如说五色邪龙,虽然很多高阶五色邪龙不鸟提亚马特,但是除非脑子抽得厉害,也不会有主动伤害提亚马特的想法。

    这个黑曜石龙一族和宝石龙王打得如此厉害,多半不是萨迪沃的直系后裔。

    苏丽娜拿出一本《黑曜石龙族轶闻汇总》,白河伸手一挥:

    “打住,这个问题先不必深究,先跟我说说黎明堡垒在什么地方。”

    “大人,您真的要去星界寻找奥苏特兰登大人的居所?”苏丽娜皱了皱眉。

    “有问题吗?”白河眉毛一挑。

    “星界的空间是很巨大的,您应该有所了解才是;而且,根据现存的资料所知,奥苏特兰登大人的族群,已经发展成了一个王国一样的庞然大物。其家族的核心区域,隐藏到了更隐秘的地方。”苏丽娜道:“祖父并未与奥苏特兰登大人打过交道,不过听说灰烬之王克里塔尼斯伤势治愈之后,似乎力量有了一次飞跃式增长,而奥苏特兰登大人的力量则在这几百年里进步没有那么巨大,为了避免老对头寻仇,奥苏特大人一直避居在距离黎明堡垒很远的地方,恕我直言……这里的资料,可能并没有具体的位置。”

    白河点了点头,星界的环境,他自然有所了解。

    多元宇宙作为一系列世界的总和,结构是很值得一讲的。

    从单个物质界讲起的话,物质界的内层,存在着一系列能量位面元素位面,以太位面,魔能位面,负能量位面,等等,这些内层界存在于物质界的‘精神内核’里面。

    多元宇宙存在着难以计数的物质界,虽然顶层法则基本统一,但是内层界面的结构不同,造成了不同物质界之间的细微规则差异。

    从单一的物质界向外延伸,就到了外层界,外层界的第一层,就是星界。

    这个星界说白了就是宇宙空间,不过多元宇宙的星界结构并非统一,而是分割成一块一块,类似于单个或若干个小型行星系组合起来的‘天体集团’,集团里存在着一个或若干个可居住星球,其余的空阔地区则是各种星界碎片,也有若干星界种族栖息。

    单一星界区域的最外层,往往呈现出一种高度不稳定状态,大量空间通道存在于这种不稳定区域之中,将有机会出入其中的生物送到单一星界外的地方其他的物质界、或上层界、下层界。

    运气不好,也可能会传送到某些危险区域,直接gameover。

    萨迪沃居住的地方,据说是在太阳轨道之上与安塔斯相对太阳对称之地,毫无疑问属于星界。

    黎明堡垒是守护萨迪沃圣殿的堡垒,距离萨迪沃的老巢应该不远,不过涉及到一些星界空间学的问题,地球上的天体物理学并不能够成功套用到这个地方,太阳就不一定是地球的那种太阳,简单的轨道空间,也不一定那么简单。

    看上去是环形的,但想要到达目的地……你是想要飞过去呢?还是想要走过去?

    星界大部分区域没有空气,少数区域还丧心病狂地存在着变化静滞和死魔区域,完全不适合正常生物生存,即使是白河,知道了星界环境之后,也觉得自己不可能傻缺到飞过去空气都没有飞个x。

    或是使用魔法在复杂的环境中飞行?白河自问自己似乎可以这么做,但是考虑一番,还是不太靠谱的样子。

    星界旅行靠谱的办法只有一个,寻找到一些传送坐标,一点一点地跳过去,星界众多的传送门便是因此而生。

    白河走上更高层,在位面部分,寻找到了十几本典籍,他副脑外挂一开,这几百万字的著述就仿佛被扫描仪扫过一般录入到了脑袋里面,他坐在那里,艾露迪希拉战战兢兢地端了一杯红茶送到了书案上,白河颇为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落荒而逃的母金龙,检查了一下茶水,喝了下去。

    他看了一眼苏丽娜,觉得应该照顾一下属下的心情。

    在图书馆大吃大喝,作为一条有素质的龙,白河认为这种事情还是少干为好。

    拷贝了几个g的资料,白河到了智慧之馆后头的餐厅,叫来霜龙骑士,拿出半位面中储藏的食物开始补充能量。

    以白河如今的生命等级,已经基本不需要进食,用太阳能发电不是说着玩的,只有一个地方,完全不存在超自然力,也没有任何靠谱的能量来源,白河才会选择进食来补充能量那样的情况下,他必须将大部分质量压缩,以人类或更小的形态进行活动。

    他嘴里啃着一根新鲜的黄瓜,用一根烤得滴出了油的带筋牛肉逗弄着张开小嘴的克丽丝,一面不忘询问:

    “这里的资料好像没有黎明堡垒的坐标?”

    “是的,大人。”苏丽娜偷眼看着白河,她觉得眼前这条龙画风越加古怪难以理解了。

    明明是一条凶狠到能够生吃同类的恶龙他自己都承认了,但是进食的时候,肉食只是象征性地吃一点点,吃的时候还皱着眉头,显然并不满意。

    但是黄瓜番茄葡萄之类的东西,倒是吃得颇为痛快。

    素食的龙类……龙类根本就没有喜欢吃素的品种好不好。

    苏丽娜刀叉切着盘子里的厚羊肉饼,心里疯狂地吐槽。

    她看着克丽丝张着嘴巴,“啊呜”地一口咬住白河用来勾引她的那块带筋牛肉,然后用白河的衣服擦起了油汪汪的小嘴,越发地看不懂起来。

    霜寒之翼果然是龙类的奇行种,对了,奇行种这个词都是那群霜龙骑士发明出来的。

    “嗯?”

    听到白河疑问的鼻音,苏丽娜马上从胡思乱想中恢复过来,正肃拜礼:“一时走神,请大人恕罪。”

    “无妨,大人什么的就不必叫了,死胖子他们都叫我老板,你叫我老板就可以。”白河大度地一摆手。

    苏丽娜摇了摇头:“名不正则言不顺,有违臣属之礼仪。”

    “真是好大的规矩。”白河咕哝一句。

    “先生,我该怎么称呼你?”银龙忽然伸出脑袋,眨着眼睛看着白河。

    “随你的心意,怎么称呼都可以。”白河捏了下克丽丝的小鼻子,表情温柔起来。

    “对啦!先生,你做我的‘亚斯扎’好不好?”克丽丝眼睛一亮,突然伸出手来,用期盼的眼神看着白河。

    “亚斯扎?”苏丽娜一听这个龙语词汇,顿时大急:“不可以!”

    亚斯扎?

    白河一听这个词,看着克丽丝的期待目光,顿时想起了金龙、银龙甚至部分蓝龙、绿龙的一种古老习俗。

    秩序龙族中的大氏族,会在种群中幼龙即将进入青少年期的时候,挑选一条刚刚进入青年期或成年期不久的成员,作为这条幼龙的‘亚斯扎’,引导它渐渐脱离家族的照顾,彻底适应氏族社会,有时还兼职老师,教育幼龙获取种种知识。

    这个关系类似于‘导师’或‘守护者’,极为亲密,往往能够持续几百年的时间,彼此的名称关系,更是直到终身。

    随着龙类传统逐渐崩坏的现代,除了金龙银龙蓝龙的少数族群,已经很少有严格遵守的了。

    克丽丝提出这个要求,在苏丽娜看来非常无理取闹。

    亚斯扎是个神圣的仪式,需要幼龙的长辈亲自操办,挑选的目标虽然最终一步是由幼龙亲自挑选,但是备选人却是长辈选出来的;且不论不经长辈选取是否合法,霜寒之翼作为一条与金属龙尿不到一个壶里的五色邪龙,显然是没有这个资格的。

    一条银龙找一头恶龙做‘导师’和‘守护者’,这个画风在苏丽娜眼里实在是太美。

    赛德丽一脸崩溃,眼睛泛白地不停祈祷,手指不停地颤动着。

    白河想起了‘亚斯扎’的内容,看着苏丽娜不以为然与赛德丽如同见鬼的反应,很快知道她们在想什么,一股颠覆秩序的冲动突然冲上脑门,高高举起克丽丝,哈哈大笑起来:“好,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亚斯扎’。”

    赛德丽表情彻底地崩溃了,她突然跪下一把抓住白河的腿:“霜寒之翼陛下,求求你,这么办不符合规矩。”

    “什么规矩?这里有比我更大的规矩?”白河大翻白眼:“还是说你觉得我没有资格当这个亚斯扎?”

    你当然没有。

    赛德丽满肚子苦水,但是摄于白河淫威,怎么敢直接说出来,她目示一旁的苏丽娜,却见这条小金龙看着挂在白河脖子上的克丽丝,目光颇有深意,没有说话的意思,赛德丽顿时有些绝望。

    “你觉得不符合规矩,那太好办啦,叫你们银龙族的老大来和我谈嘛~一切都好商量,我是非常讲理的,谁能讲道理和我讲清楚了,不就万事大吉了吗?上次我和苏丽娜的祖父讲道理不就讲得很好吗?讲完了道理大家还是好朋友,你说是不是?”白河蛮横地说道。

    赛德丽两眼一翻,竟是在绝望和惊吓之下,直接昏迷了过去。

    克丽丝抱着白河的脖子,心中颇为欢快,霜寒之翼先生一身香气,在这里不用抄书赚钱就能天天吃肉,实在是太好啦。

    白河不再搭理赛德丽,转向苏丽娜:“继续刚才的话题。”

    “大人,宝石龙族在物质界并不活跃,萨迪沃大人倾向避世,所以有关他们的讯息,寻找起来并不容易,您也应该在名龙大全上看到了,有关奥苏特兰登大人的记载,虽然比您的记载略多,但是很多细节却模糊不清,就是因为宝石龙族自成体系,外人很少有机会参与到他们的事务中去。”

    “哼。”白河哼了一声,顿感闷闷不乐,丈母娘果真不能随意得罪,人家随便做点手脚,就能让你忙到天荒地老。

    “大人,您与辛帕希娅女士相熟,难道就真的没有别的途径或人脉?”苏丽娜问道。

    从赛德丽那里得知了白河和辛帕希娅的一些关系,苏丽娜有些相信白河的这次找茬并不怀有充分的主观恶意,倒是尽心地想起了办法,此时话一说,顿时让白河有所启发。

    人脉?

    白河眼睛一亮。

    他好像是有这个人脉的,自己也是太蠢,第一时间竟然没有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