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神门 > 第八百六十九章 特么还是男特人吗?
    方正直很想骂人,可是,现在这种时候逃命显然是比骂人来得重要,只不过,真要逃命却又是一个技术活。

    毕竟,妖帝白芷只是松开了咬住他后颈的口而已,身体却依旧与他紧紧的贴在一起,并没有马上分开。

    如果这个时候,方正直选择直接往前面逃,先不论他前面还站着一个南宫浩,根本就无法正面逃跑。

    就算真的可以正面翻滚,他也不会那样做,因为,一旦如此,他的后背自然也就完全暴露在了妖帝白芷的面前。

    只需要简简单单的一爪……

    估计,他便又得乖乖的回到妖帝白芷的控制之中。

    所以,方正直的心里虽然急着跑,可是,却并不盲目,最少,要跑之前,先得让妖帝白芷无法再向他出手。

    怎么办?

    脑海中瞬间闪过无数种逃跑的方式,比如,随手给妖帝白芷一巴掌,或者,拿起一把石灰粉给妖帝白芷的眼睛来一下。

    可这些方法很快又被他否决,因为,站在他背后的是妖帝白芷,一个曾经两次让他的计划落空的“狠妖”。

    不行!

    绝对不能用正常的逃跑方法!

    必须还是要依靠南宫浩,毕竟,现在这种情况下,唯一能让妖帝白芷更加重视的事情,就只有南宫浩了。

    可是,要怎么样让南宫浩帮自己挡这一下呢?或者说,让南宫浩凭空出现在自己与妖帝白芷的中间?

    对了,移形换影!

    方正直想来想去,唯一能想到的也就只有这一个方法,虽然,不一定是最好的,可是,他却已经再没有时间。

    念头定下,他也没有再继续犹豫下去,心念一动,一抹蔚蓝色的光芒便覆盖在了他的身上。

    “嗯?想跑!”凭着强大的感知能力,妖帝白芷第一时间便反应了过来,一只已经妖化的手直接就朝着那抹蔚蓝抓去。

    速度极快。

    “咔!”一声爆响。

    如同金铁碰撞,剧烈的摩擦,产生出一种尖锐的声音,感觉上就像是妖帝白芷的手与蔚蓝色的光芒在激烈的比拼一样。

    “妈个蛋……怎么反应这么快?!”方正直的身体一顿,眉头也是第一次皱了起来,其实,在用这种方法之前,他就已经预感成功的希望不算太大,可是,他还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容易就被妖帝白芷给拦下。

    一瞬间,方正直的心里也莫名的涌起一种愤怒。

    被妖帝白芷一而再,再而三的“压制”,换成任何人都不可能太爽,毕竟,怎么说方正直都觉得自己已经是一方强者。

    这么强的自己,能被这般凌辱?

    方正直非常的不爽,他犹记得墨山石在发了疯后就可以逼退妖帝白芷,难道,自己就不行吗?

    想强行把自己从天道中扯出来!

    那就看能不能是不是真的有这种本事吧!

    方正直并没有想过,在妖帝白芷与墨山石对战时,其实并没有妖化,而妖化之后,妖帝白芷才是真正的圣域第一强者。

    当然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方正直现在并没有其它的退路可走,拼,还有一条生路,不拼,便只能死路一条。

    没有再想其它的,一咬牙,直接就拼了,没有过多的动作,身体使足了全力朝着蔚蓝光芒中钻。

    “吡!!!”尖锐的声音越发的刺耳,蔚蓝色的光芒不断的颤动,甚至让妖帝白芷的手抓都颤动了一下。

    “小子居然敢跟我比气力?”妖帝白芷这一次是真的有点儿惊讶了,在她的心里,妖族在气力和身体上就比人类要强。

    人类如何敢硬拼?

    这是她的想法,而且,作为堂堂妖帝,这种想法也更加强烈。

    虽然,神兽九尾白狐并不是以力气著称,可是,若真的被方正直在气力上胜上一丝,还是让她有些不能忍的。

    所以,眼看着方正直就要脱出的时候,妖帝白芷的尾巴也挥动了起来,一条尾巴狠狠的从天际落下,抽向蔚蓝色光芒中的方正直。

    “轰!”方正直只感觉后背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抽中,强大的力量,让他的胸口都是一阵起伏,几乎就要当场吐出一口鲜血。

    而且,最主要的是,方正直能明显的察觉自己身上覆盖的蔚蓝色光芒几乎就要被这一尾巴给抽碎掉。

    真是够强的啊!

    自从在九鼎山的中洲鼎中出来后,方正直还是第一次有一种实力完全被压制的感觉,妖帝白芷的强,是真正的出乎了他的预料。

    无论是对于天地力量的掌控,还是身体的强悍上,妖帝白芷都几乎要达到巅峰,完全没有丝毫的破绽。

    但他能怎么办?

    难道,就只能绝望吗?

    沐清风和墨山石这两个老狐狸虽然口口声声的喊着要救他,可是,实际上,方正直却非常清楚,所谓的救他,不过就是迷惑妖帝白芷而已,这两个老狐狸真正的目标,百分百是在南宫浩的身上。

    “干!”正所谓求人不如求己,方正直自然不会傻到要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沐清风和墨山石的身上。

    所以,他只能硬干!

    不管成不成功,总要试过才知道。

    “轰隆!”狂暴的气息瞬间自方正直的身上涌出,黑色的铠甲,燃烧的火焰,血红色的光华,也不管有用没用,一股恼的完全涌了出来。

    而接着,方正直便感觉自己的身体硬生生的往蔚蓝色的光芒中又移了一寸,虽然,只是小小的一寸,可是,却给了方正直强大的希望。

    “啊,老妖妇,有本事正面来战啊!”

    “正面?”妖帝白芷的嘴角微微一动,她很想回方正直一句,难道,自己刚才不是从正面将你拿下吗?

    可是,话还没有说出来,她便已经感觉方正直的身上涌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几乎就要挣扎她的手掌。

    “这小子……竟然有这么大的潜力?!”妖帝白芷的心里是惊讶的,而且,更让她惊讶的是,方正直身上的力量竟然越来越强,仿佛无穷无尽一样,让她都感觉到极为的吃力,仿佛不用尽全力就完全无法抓住。

    “轰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紫色的闪电也从天际落下,如同一把利剑一样朝着她的眉心劈了下来。

    妖帝白芷自然知道这是方正直的手段,而且,她还知道,这道闪电与其它的闪电会有着很多的不同。

    是融合的道吧?

    下意识的,妖帝白芷的另外一只手也举了起来,同时,在她的手上也飞速的凝聚出一道闪电,只是,颜色却是金色。

    “去!”妖帝白芷的口里发出一声轻喝,手中的闪电直接就脱手而出,迎向天际那道紫色的雷光。

    可就在她手中闪电脱手的一瞬间,一股异样的感觉也袭上她的心头,仿佛有着什么危险要到来一样。

    这是她本能的强大感知。

    但妖帝白芷不明白的是,一个小小的方正直,能对她产生什么样的威胁,而且,还是在她妖化之后?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她也突然发现原本落向她眉心的那道紫色的雷光竟然奇异的停了下来,接着,诡异的一幕也发生了。

    落下的雷光,瞬间消失无踪。

    然后,她便感觉到一抹光芒在她的眼前闪过。

    “是剑?!”妖帝白芷终于看清那道紫色的雷光,根本就不是天雷,而是一把被雷光包裹的长剑。

    无痕剑!

    很快,几乎是在一瞬间,便到了她的身后,根本无法做出任何的反应,就直接斩在了她的后背。

    “轰!”巨响发出。

    妖帝白芷的身体一颤,一瞬间,她居然感觉自己的后背传来一股强烈的疼痛感,甚至还有着一抹鲜血飞溅。

    只是,那抹鲜血很快也被无痕剑吞噬,这也让无痕剑的剑身上不断的轻颤,发出一声声如龙一样的轻吟。

    这样的一幕,发生的很突然。

    而且,极快。

    从方正直想要靠着移形换影逃脱,再到身上爆发出强大的气息,最后,到无痕剑斩在妖帝白芷的身上,这一切都如同电光火石。

    可是,当这一剑真正斩中妖帝白芷后,下方那些妖王,还有圣境强者和宗门弟子们却都反应了过来。

    “他竟然伤到了妖帝!”

    “怎么可能?”

    无论是圣境强者,还是宗门弟子们都无法相信,因为,他们都清楚的知道,妖帝白芷从未受过伤。

    “嗷!”

    “吼吼……”

    妖王们同样发出一阵阵怒吼,毕竟,妖帝白芷在他们的心里,就是至高无上,代表着一切的权威。

    现在,妖帝白芷受伤,他们如何不怒?

    但这一切似乎还没有完,在无痕剑斩中妖帝白芷后背的一瞬间,方正直的身体也冲入到了蔚蓝色的光芒中。

    与此同时,南宫浩的身体也凭空出现在了妖帝白芷的面前。

    移形换影。

    这样的变化,无疑是让愤怒的妖帝白芷有点儿意外,她自然是知道方正直逃走了,可是,她不明白的是,方正直为什么会把南宫浩给换了回来?

    “是天道的移形换影?”一瞬间,妖帝白芷也反应了过来,望着站在她面前,瞪圆了眼睛的南宫浩,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什么叫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眼前就是。

    逃走了一个方正直,却换回来一个南宫浩,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妖帝白芷可能早就直接松手了。

    “跑吧,就算你今日跑了,以后我也能再将你抓回来。”妖帝白芷并不急,毕竟,与杀方正直来比,控制住南宫浩才是更加重要的事情。

    手一伸,妖帝白芷也不再理会逃走的方正直,直接就朝着南宫浩的肩膀抓了过去,因为,她确信逃过一劫后,方正直绝对不可能再回来。

    可事实是……

    方正直回来了。

    而且,回来的非常的快,在南宫浩出现在妖帝白芷面前的一瞬间,方正直的身形便又诡异的出现在了妖帝白芷的背后。

    同时,一记横扫,便扫在了妖帝白芷的脑袋上。

    “轰!”的一声巨响。

    凌空一脚的力量到底有多大,旁人是无法去猜测的,因为,也就只有亲身感受的妖帝白芷才能知道。

    没有任何的意外。

    妖帝白芷的身体一翻,便朝着旁边滚了出去,整人身体更是在空中连续翻了足足好几个跟头。

    “咬我一口就想算了吗?没门!”方正直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脸上有着无比的疯狂与狰狞。

    而下方的妖王们,还有圣境强者们和宗门弟子们则是完全呆住了。

    正如妖帝白芷心中想的那样,他们没有一个会想过,方正直在成功逃出妖帝白芷的控制后,还会回来。

    但事实就是,方正直回来了。

    不止是回来了,而且,还成功的将妖帝白芷一脚踢飞。

    何等的夸张?

    何等的不可思议?

    “方正直他……疯了吗?”

    “是疯了,可是,他真的将妖帝白芷给踢飞了啊!”

    “这家伙脑子里面到底在想什么?”

    没有一个人可能理解,也没有一个明白,方正直到底在想些什么,明明就是一心要逃的方正直,为什么又会折回来?

    当然了,面对这些质疑,方正直是不屑于回答的。

    作为一个男人,在实力不足的情况下,自然是可以逃的,这一点,并不羞耻,但那并不代表,在有机会弄对方一下的时候,还是畏手畏脚的再不敢还手,那样的男人,特么的还是男人吗?

    打不过,就跑,但是,打得过的时候,绝对不跑!

    这就是方正直的理念,很简单,而且,完全没有什么理由可讲,如果对方理解不了,那就打到对方理解为止。

    有些狂妄,但是,却代表着他绝对不吃亏的个性。

    当然了,在踢完一脚后,方正直就再次跑了,而且,跑得非常的洒脱,完全没有任何的迟疑。

    而且,在临跑之前,他还不忘对着妖帝白芷竖起了一个坚硬的中指。

    “……”

    “……”

    这一刻,眼看着飞速遁向远处的方正直,原本还充满震惊的几十只妖王,还有圣境强者和宗门弟子们,完全反应不过来。

    (说真的,坐了五六个小时的火车,又坐了一个多小时的汽车,晚上再次拉出去喝一顿酒,真的很累,但是,还是坚持着码完,给自己点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