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祭炼山河 > 第564章 翻章手云雨逆时局
    海蓝蓝没等到回应,“殿下?”

    秦宇回过神,眯了眯眼,“去查一下,宁家现在的处境。”

    “是。”海蓝蓝退出几步,眼底露出惊讶,殿下与这宁家有旧吗?她虽对方家无好感,如今心里也生出几分怜悯。

    自作孽不可活……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方、宁两家的纠缠,并不是什么隐秘,海蓝蓝仔细问了几人后,便将宁家如今情形打听清楚,说一句“众叛亲离”并不过分,外界还有方家为首几个魔道世家不怀好意。

    只是宁家众人既与殿下有旧,看殿下的处置对他们也颇为看重,只需向殿下求援一切麻烦都会烟消云散,何至于举步维艰?

    海蓝蓝想不通,摇摇头按下心思,将信息烙印到玉简中。

    不论宁家为何没有求援,但想来今日之后,他们面临的困境,都将迎刃而解,甚至会让整个家族,迎来光明璀璨的未来。

    神念退出玉简,秦宇不动声色,眼神多了几分寒意。

    当初四季城之事沸沸扬扬,宁家仓促回归圣地,应是担心遭到仙宗的清算,那现今宁家的处境,他便有推脱不掉的责任。

    秦宇心里生出几分愧疚。

    经历诸多磨砺,有了今日修为、地位,他心智已足够坚硬,不会轻易为外事影响。可在内心里,总有几分柔软之处,宁凌便是其中之一。

    想到她如今在仙宗中音信全无,秦宇焦急之余心底也有自怨,若非他实力弱小,岂会连心爱之人都无法保全?

    虽然这念头有些没道理,却是秦宇真正的内心情绪,这种心态下,他对宁家便更多了几分看重。

    方昌龄真的是在找死!

    想庇护宁家,改善他们的处境,今日是最好的契机,只要踏表明态度,日后轻易不会有人,敢再打宁家的主意。

    可此事却不太好做,不论如何方家都是第一个投靠他的魔道世家,若没有好的理由直接处置他们,怕是会吓退其他有心投靠的势力。

    念头急速转动,秦宇眼神一亮,有了!

    仔细推敲几遍,确定没有问题,秦宇突然开口,“暂停一下。”他眼神扫过大殿,“孤刚刚听闻一事,说西昌方家今与另一魔道世家宣阳宁家,彼此间有些冲突。”

    方昌龄心头一跳,有些回不过神,殿下怎么突然提到这些事?暗暗忐忑着,他赶紧起身走了出来,“些许小事,不值殿下费心,今日大喜之期,莫要坏了殿下及诸位的兴致。”

    秦宇道:“方家忠心耿耿为孤做事,如今受了委屈,孤岂能坐视不管。”身体微微前倾,“方家主,你将事情道来,让诸位客人知晓,孤今日定要为你主持公道!”

    方昌龄心头一松,旋即暗暗叫苦,有些事注定只能藏在阴暗中,断没有拿到明处去说的道理。可看秦宇神态严肃,一副胸膛内蕴雷霆,必降霹雳手段的模样,只怕是要拿方家作为样板,拉拢人心。若是拒绝配合,在殿下心中的好感,怕是就要大打折扣,还要增添几分不听话的印象。

    咬咬牙,方昌龄把心一横,丢些脸面算什么,只要巴结好殿下,方家日后依旧能在魔道横着走。心思一定,当即露出悲痛模样,“方某本不愿多做呱噪,说来也是丢人啊……”

    一篇精彩的故事新鲜出炉,比海蓝蓝听到的,有了更多的爆点,可谓是**迭起,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显而易见,这个故事中,方家成了稳妥妥的受害者。

    大殿中一片安静,无数眼神落到方昌龄身上,看着他微红双眼,轻颤的手指,眼神里的悲愤、羞愧与无奈,皆忍不住在心底竖了根大拇指。

    方家与宁家那点事,在场的大都知晓一二,拿右膝盖想也知道,里面的弯弯道道,不外乎见宁家败落了,起了生吞活剥的念头。

    睁眼说瞎话已经很难,更别提说的如此声情并茂感人涕下,方昌龄真的是个人才,论不要脸或脸皮之厚远非常人能及。

    难怪方家能够脱颖而出,在圣子殿下心中占据一席之地,这都是有原因的啊!

    秦宇脸色阴沉,寒声道:“方家主,你所言可是真的?”

    方昌龄呆了下,心想当然是假的,语气却斩钉截铁,“方某绝无半分虚言,求殿下为方家做主啊!”

    铺垫的差不多了,赶紧处理宁家吧,虽说脸皮够厚,可大殿里这些个眼神落在身上,滋味也不好受。

    “大胆!”秦宇重重一拍扶手,“朗朗乾坤,魔道圣地小世界中,居然有人如此胆大妄为,竟还顶着魔道世家之名,实在让人愤怒!”

    “来人,传孤的命令,召宁家之人入殿,孤要他们与方家主当面对质。”

    方昌龄呆了,这剧本不太对吧,怎么能把宁家人叫上来?

    他心头一慌,急忙道:“殿下不必……”

    秦宇挥手打断,“方家主放心就是,孤今日要当着众位来客的面,让宁家俯首认罪,自会令你满意!”

    错了错了,殿下您别闹了好不好,方昌龄瞪大眼珠来不及再开口,就听到通传声,“殿下,宁家众人已到。”

    秦宇坐正身体,“宣!”

    圣冥卫转身低喝,面甲映着日光,溅起一片迷离血色,“殿下谕,宣阳城宁家觐见!”

    宁儒凤低头进入大殿,感受着殿中诡异安静,心头越发紧张,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不敢多看直接大礼参拜。

    “宣阳城宁家宁儒凤,参见殿下!”

    宁云涛、宁凌紧随在后拜下,三人脸上各有几分苍白。

    秦宇哪能受他们的礼,轻咳一声,“起吧。”他抬手一指,“今西昌方家之主,告你宁家仗势欺人,宁家主可有话说?”

    宁儒凤面庞“唰”的涨红,惊怒交加,“殿下切勿听信小人之言,西昌方家颠倒黑白,所言全无半分真话!”

    秦宇眉头微皱,“宁家的意思,是方家诬告你们,可有证据?”

    宁儒凤深吸口气,“殿下,宁家败落多年,不久前刚刚回归封地,哪有余力招惹声威赫赫的方家。实则是有些小人,见宁家失势,欲要侵吞我族中产业、封地。老夫今日前来参拜殿下,便是希望能求得殿下主持公道,实未想到竟有小人恶意中伤!”

    他跪倒地上,“殿下,此事具体如何并非隐秘,真假一查便知,老夫恳求殿下还宁家一个公道!”

    大殿里,看着方昌龄羞愤交加,众人心里各有快慰,姓方的让你出风头,如今便倒霉了吧。只是他们也有些想不通,殿下这是何意?既然收了方家,何必还要他们难堪。莫非殿下是想告诉他们,只要投入其麾下,不论如何他都会加以庇护?

    这……虽说大家求的就是如此,可这种事哪有摆在台面上的,圣子殿下此举,嘴脸未免难看了些。

    这般想着,不少人心里已多了几分轻视,暗道果然是草根出身,即便如今地位尊崇,终归失了大家风范。

    可怜宁家,如今还没想通此事,任你们悲愤、委屈又能如何?这世上弱者本就没有话语权。现今越是挣扎,只怕最后的结果越悲惨,瞧着那个低头的宁家姑娘,模样气质身量都是一等一的好。

    啧啧,可惜……可惜了哇……

    方昌龄咬牙切齿,恨不能撕了宁儒凤的嘴,不过转念一想,他们说的再多又如何,殿下还能理会不成?再看宁家三人,便像是台上的小丑,命运已被注定,却仍旧不自知。

    他冷笑一声,“宁儒凤,任你巧舌如簧,却公道自在人心,殿下目光如炬,岂容你们肆意狡辩!”转身拜下,“殿下,您都看到了,宁家至今毫无悔改之意,决不能轻饶!”

    宁云涛怒火攻心“方昌龄,你这卑鄙小人……”大殿中安静无比,让他的声音格外刺耳,看着众人面无表情的面庞,及眼神中淡淡惋惜,宁云涛突然回过神来,身体一颤内心生出无尽悲凉。

    他抬头看来,声音痛苦绝望,“殿下,您是圣宫的殿下啊,怎么能……怎么能……不分黑白……我宁家世代忠于魔道,最终竟落得如此地步,我不服,我不服啊!”

    啪——

    一记响亮耳光,宁云涛被打到地上,宁儒凤颤抖着手声色俱厉,“闭嘴!殿下何等尊贵的身份,岂容你冒犯!”他跪下,“求殿下宽宏大量,不要与这浑人一般见识,宁家……愿接受任何裁决!”

    “爷爷!”宁灵第一次抬头,眸子瞪圆充斥难以置信,可她看到的是宁儒凤愈发苍老的面庞,眼神中的痛苦。她突然明白,爷爷的屈从,只是想要保全宁家人的性命。

    周边那些淡漠的眼神,让宁凌通体冰寒,紧咬着嘴唇看向大殿最上首,那位高高在上的圣子殿下。

    这就是将继任圣君大位的人吗?圣宫是不是瞎了眼?

    第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陌生面庞,并入如何英俊,平凡间透着几分生涩稚嫩。

    可不知为何,宁灵心头蓦地一跳,陡然生出几分熟悉,似乎这张脸曾在哪里见过。

    紧接着,她看到了那双眼睛,宁灵身体微僵,充满怒意的眸子中,露出震惊错愕。

    这双眼睛……这种眼神……

    刹那间思绪纷飞,那道努力压在心底的身影,一下跃入脑海之中。

    两张决然不同的面庞,一者平凡一者英俊,绝不会有人将它们相提并论。可如今宁灵脑海中,鼻子、眼睛、眉毛……明明不一样,可两张面孔却逐渐重叠到一起。

    秦宇暗道一声不好,哪想到自己现在的模样,居然都能被认出来,他如今可不想暴露真正身份,沉声道:“宁家主放心,孤不会因一时愤怒之言便降下罪责,只是事情还未调查,宁家主就要主动认罪了吗?”

    咦……

    这事情,似乎不对劲啊。

    大殿里眼观鼻,鼻观心,脸上不带表情的众人,同时露出惊诧,殿下这是什么套路,怎么看不懂?

    宁儒凤呆了下,突然生出某个念头,心脏大力跳动起来,他只犹豫了十分之一个呼吸,便握紧拳头。

    最后的机会,哪怕只有一分可能,也要放手一搏!

    “噗通”跪下,宁儒凤重重叩首,“老夫糊涂,多谢殿下宽宏不予怪罪!老夫愿以性命担保,之前所言没半分虚假,一切都是方家恶意中伤,求殿下明察!”

    方昌龄惊怒交加,眼看着就要大剧落幕,哪想到节奏突然就变了,听到宁儒凤所言他心脏蓦地收缩,嘴唇动了动上来不及开口,就听到大殿上方低沉的嗓音,“方家主,你敢不敢为自己所言担保?”

    不对劲,不对劲!

    即便反应再迟钝,这会也察觉到了,方昌龄额头冒出一层冷汗,抬头迎上秦宇冰冷的眼神,他心头一个寒颤。继续嘴硬,说不定会送命,可若是改口……他念头正激烈搏斗,就听到秦宇欣慰开口,“看来,方家主是默认了,孤便知道方家主如此赤诚之人,岂会是奸邪之辈。”

    方昌龄看着他柔和的表情,一时间有些糊涂,难道刚才只是自己的错觉,殿下还是站在他这边的?

    茫然着,他下意识点头,应下了这一点。

    成了!

    秦宇心头冷笑一声,起身环视大殿,目光不含半分情绪,却充斥着强大压迫,“孤骤等高位,一直来内心格外忐忑,最怕遭人蒙蔽做下错事,希望诸位可以如实回答孤的问题。”顿了下,“方、宁两家之事并非隐秘,到底实情如何,哪位可以告诉孤?”

    大殿刹那死寂,再无半分声息,所有人都瞪大眼,感觉脑子不太够用。

    这意思,殿下是要处置方家了?

    可是不对啊,殿下正在用人之际,为了一个败落的宁家,值得吗?

    别提什么正义,这世上能走上高位的,哪个不是心如铁石,滥好人早就死绝了!

    猜不透秦宇的心思,自然没人敢开口,时间一息息过去,沉寂如旧。

    秦宇淡淡道:“怎么,大家都不知道吗?”

    眉眼间,露出几分嘲弄。

    左下首位,一名青年突然涨红脸,他对这位新晋圣子,本就不怎么心服,今日被安排来拜贺已颇为不耐,如何能承受他的嘲笑。

    “哼!这算什么隐秘,只不过大家顾及圣子殿下的颜面,不愿多嘴罢了!”

    同席上碧落黄泉修士脸色微变,拉了拉青年衣袖,他脸上僵了僵,露出些许后悔之意。

    秦宇眼神淡漠,“孤愿闻其详。”

    最受不了这种故作淡然的语气,神气什么,不过是有个好资质,说起来还是运气!

    青年脸色阴沉下去,道:“其实很简单,一句便就够了。”他抬手一指,“此人所言半句不实!”

    方昌龄面庞瞬间苍白。

    秦宇摇头,“一家之言不足为信,各位也说一句吧,方、宁两家,到底谁说了谎。”

    青年认为自己不被信任,气的脸色青白,狠狠瞪了一眼秦宇,起身道:“魏先生,你我日前还提及过此事,您难道忘了吗?”

    被称作魏先生的人,顿时满脸尴尬,可青年身份贵重,他只能在心底埋怨几句,轻咳一声道:“据魏某所知,琅琊少爷所言不错。”

    若是不踩方家,他就要得罪琅琊一脉,这还需要选吗?

    秦宇皱眉,“只两位的话,似乎还不太够。”

    青年以为他是想树立权威,故意保全方家,心头大怒,“各位,我与魏先生都已开口,你们还要沉默吗?或者,你们认为我与魏先生说了假话?”

    最后一句杀伤十足,没人能坐得住了。

    “咳……其实在下也有所耳闻,似乎是方家不对的多些。”

    “的确如此。”

    “是方家不对。”

    “大概是方家的问题吧……”

    方昌龄汗如雨下。

    青年转身,“殿下,事实就在眼下,您既然清楚了,就请裁决吧!”这般局面,他倒要看看,这位圣子殿下,要如何收场。

    秦宇略微沉默,“方昌龄,对此你有何解释?”

    方昌龄猛地跪倒,“殿下,方家冤枉啊……”只这一句,后面的却说不出口。

    方家冤枉,岂不是说今日殿中之人,都在污蔑他们?

    这得罪的人,就海了去,以后还过不过?

    憋得满脸通红,他只能磕头如捣蒜,口里喊着请殿下明察。

    “明察……孤的确该明察,究竟是谁给了你们胆子,竟敢在魔道圣地小世界中,公然迫害一方魔道世家!”秦宇眼神如刀锋,冰寒彻骨,“孤虽成就圣子不久,却也清楚成就魔道世家,是何等的艰难。”

    他抬手一指,“洞庭张家,先祖四十七人死战不退,守住魔道领地,一门只剩妇孺幼儿,方得世家称号。”

    又一指,“东华陈家,世代驯养魔兽,因凶险族中不论男女少有长寿之人,经六代不知流了多少血泪,终得魔道册封。”

    “淮魏赵家,一族踏遍神魔之地,搜寻远古遗迹……”

    “云庆南宫一脉……”

    连提七家,家家皆在殿中,想到先祖为世家之名的付出,众人心潮澎湃眼眸发红,看向方家等人的眼神,变得格外冰寒。

    感谢海蓝蓝,让秦宇记下了前来拜贺的各方重要人物,尤其针对各大世家的背景资料,做了详细的准备,才有了此刻的神来之笔。

    秦宇神色森然,“所以,孤真的很好奇,谁给你们的胆子,敢肆无忌惮迫害宁家!”

    “来人,将方昌龄拉下去,即刻处死!”

    方昌龄眼神绝望,看着冲来的圣冥卫,脑袋“嗡嗡”作响,至今他都不知道,局势何至于此。等到被抓住,他身体蓦地绷紧,可在下一刻又瘫软下去,若是敢反抗的话,方家就彻底完了。

    秦宇心中冷笑,方昌龄倒是聪明,否则他绝不介意,拿整个方家开刀。踏环视大殿,声音掷地有声,“魔道上下需谨记,世家尊严不容触犯,日后再有类似方家之事,不论是谁孤绝不手软!”

    这一刻,殿中魔道世家修士们,心潮澎湃如海,激动的热泪盈眶。不需要任何指引,纷纷跪伏在地,口呼殿下圣明,心中投靠之念再无动摇。

    今日,秦宇尽收人心!

    左下首席,碧落黄泉修士看着身边仍神色懵懂的少爷,心里暗暗叹了口气,这差距不是一般的大啊。眼神落在秦宇身上,他眼眸更多几分慎重,回去后要认真告之大人们,这位殿下绝不可小觑。

    所谓翻手**逆时局……不外如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