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帝临鸿蒙 > 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 望月天坛,月下独舞
    “没错···”忘川阁中,听了幽玄的疑问,紫皇连忙点头,显然,这一刻,他也是想到了这个问题。

    曾经,赤烽烟给他们说过,冥界之人很难去阳间,除非是许下浮生劫才可,可是,先前羽皇等人说过,紫悦心却并不是冥界之人,他是与羽皇一起长大的阳间之人,他不明白,为何,她前往阳间,竟会如冥界之人那般的困难。

    “刷!”

    一瞬间,旁边的帝雪含烟等人,都是齐齐将目光,移向了忘川冥风身上,个个皆是,满心的好奇。

    显然,此刻,虽然她们并未出言询问,但是,心中却也都是有着与紫皇他们,一样的疑问。

    “不,你们有所不知···”忘川冥风摇了摇头,解释道:“云鸢始祖在最初之时,确实不是冥界之人,但是,后来一切都变了,自从当年云鸢始祖化身孟婆之后,她便已成为真正的冥界之人了。”

    “汪!什么情况?难道要化身孟婆,就必须要变成冥界之人?”寻古眉头,疑声道。

    “这是自然···”忘川冥风点了点头,道:“整条轮回路上,皆是鬼气森森,阴灵之气极重,尤其是孟婆所在的奈何桥头、忘川河畔,那里的阴气最盛···”

    说到这里,忘川冥风顿了顿,继续开口道:“众所周知,阴气与阳气互为克制,相互抵触,一个阳间之人,久待在阴气极盛的地方,就算不会受到阴气的侵蚀,那么,也断然是难以超度亡灵,因为,那些亡灵受阳气所累,根本不敢靠近,所以啊,若是成为孟婆,度化亡灵,只有成为冥界之人,因为只有冥体才可以避免以上所说的一切问题。”

    “哦,原来如此···”闻言,众人齐齐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

    “走吧,既然如今,我们已经明白了一切,那么,便不必再在这里久待了···”这时,几乎就在众人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一直沉默不语的羽皇,突然站了起来,对着众人开口道。

    “走?去哪?”闻言,众人齐齐一怔,他们都是有些发懵,不知道,羽皇要去哪里。

    “忘川河畔,奈何桥头。”低头,快速的扫了一眼众人,羽皇眯了眯眼道,眸光烁烁,言语中,满是坚定之色。

    “忘川河畔?奈何桥头?”闻言,紫皇紫眸一亮,询问道:“老大,你的意思是···是要去找姐姐?”

    “没错。”微微看了眼紫皇,羽皇郑重的点了点头,悠悠道:“我想要去找她,我不相信,她会真的忘了我。”

    言罢,羽皇神色一敛,再次道:“走吧···”

    “好。”众人点头,说完,他们起身就要随羽皇离去,然而,就在这时,忘川冥风的声音却是突然响了起来,拦住了他们。

    “始祖,等一等···”忘川冥风豁然起身,大声道。

    “嗯?”羽皇转身,皱了皱眉,询问道:“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

    “始祖,冥风想告诉,此时此刻,云鸢始祖并不在忘川河畔、奈何桥头,你们去了那里,是找不到她的?”忘川冥风拱了拱手,恭敬的道。

    “不在奈何桥头?”闻言,不待羽皇说话,站在一旁的紫皇当先出言了,满脸的不解的道:“姐姐如今不是已经化为了孟婆吗?她不在那里,又会在哪里?难道她不需要度化亡灵吗?”

    “不需要,今天是个例外,···”忘川冥风摇了摇头道。

    “例外?”羽皇等人脸色微微一变,一脸好奇的望着忘川冥风,道:“什么情况?”

    闻言,忘川冥风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缓缓的抬头看向了空中,此际,时至夜晚,天空中,圆月高悬,一片片皎洁的月光,铺洒而下,宛如一片片洁白的寒霜。

    “你们看到了,今日乃是月圆之夜。”半响之后,忘川冥风突然指着空中,悠悠低语道。

    羽皇等人齐齐点头,接着,他们齐齐出言,好奇的道:“只是,这又怎么了?有不同之处吗?”

    今日,乃是月圆之夜,他们自然清楚,只是,他们不知道,今日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孟婆又为何会离开奈何桥头。

    “确有不同。”忘川冥风点了点头,解释道:“无数岁月间,每月的这个时候,都是奈何桥头的关卡,关闭的时候,因为此际,乃是孟婆离开奈何桥头,前往望月台的日子。”

    “望月台?那是什么地方?”还有···悦心去那里做什么?”羽皇皱眉,好奇的道。

    “做什么?云鸢始祖去望月台是为了···为了···”深深地凝视了一会羽皇,忘川冥风眉头紧蹙,欲言又止,最终,他长叹一声,摇了摇头道:“算了始祖,还是您亲自去看看吧,冥风这就为您带路。”

    说话间,忘川冥风已然从座位上走了出来,微微迟疑了下,最终他走到了栏杆处,接着,只见他大手一挥,刹那间,一道紫色的天路,凭空而现,从无尽远处,一直延伸到了忘川冥风的脚下。

    做完这些,忘川冥风慢慢来到了羽皇身边,做了个请的姿势,道:“始祖,诸位,请随我来,沿着这条天路,走到头,便可以直接到底云鸢始祖所在的望月台···”

    “好。”羽皇点头,说完,他当先而动,带着身后的帝雪含烟等人,紧随着忘川冥风,踏上那条突兀而现的紫色天路,朝着远处走去了。

    羽皇等人的速度,很快。

    时间不长,他们便是走到了紫色天路的尽头处,在那里,他们看到了一座高大的天坛,那是一座悬浮在空中天坛,它所处位置很好,远远看去,就仿佛是处于月亮的正下方一般,夜空中,万千月华垂落而下,纷纷铺洒在天坛之上,与天坛本身的月白色,交相辉映,美丽绝伦。

    然而啊,那座月光下的天坛,虽然很是美丽,但是此刻,羽皇等人目光,却都是并未放在天坛之上,而是放在了一道,正位于天坛顶端飘然轻舞的倩影之上。

    那是身穿一袭紫影宫装女子,一头紫发,如瀑布般散落肩头,身材玲珑,舞姿绝美,她很美,五官如刻,眉目如画,一双紫色的眼眸,无比的动人,远远望去,月光下的她,美得宛若是一位月下精灵,又宛如是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月之神女。

    眼前的这位,正在月光下、天坛之上,倾城独舞的女子,羽皇等人都是不陌生,他们都认识,他们都曾在神古之日空中之中见到过,她,正是紫悦心。

    “好美!”紫悦心本就很美,拥有着一张倾世容颜,此刻,她的脸上,并没有带面纱,而是真面目示人。

    月光下,一身紫装、倾城长舞的她,更显绝世,舞姿凌动间,衣袂翩翩,紫发飘飘,飘然而出尘,仿佛是一位随时都会羽化而去的谪仙,即便是同为女人的帝雪含烟等女,都是忍不住出声赞叹,甚至为此更是出现了短暂的失神,更别说是羽皇等人了。

    “姐姐?她···她又变回来了?”片刻的失神之后,紫皇第一个回神,大声道,紫眸烁烁,眼神中满是激动与欣喜之色。

    “不···”闻言,忘川冥风神色一敛,暗暗叹息一声,摇头道:“云鸢始祖,并未变回来,她依旧还是孟婆,而眼下的这种情况,仅仅只是暂时的···”

    “暂时的?”听到这里,羽皇瞬间陷入了沉默,片刻后,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血眸一凝,对着忘川冥风询问道:“对了,先前你说过,月圆之夜是特殊的情况,难道,只有每当月圆之时,悦心才会变回如今的模样?”

    “回始祖的话,正是如此。”忘川冥风点了点头,恭敬的回答道。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悦心,只能在月圆之夜,才会变回她原本的模样?”羽皇眉头紧蹙,他很是不解,虽然,如今羽皇已然拥有了天苍的记忆,但是,他所知的,只是紫悦心化身孟婆之时的情况,而对于,她化身孟婆之后的事情,他却是不知道了,因为,那时的他,已经去轮回了···

    “因为,平日里云鸢始祖要在奈何桥头度化亡灵,更因为,云鸢始祖只有在化身孟婆的时候,才可以度化亡灵。”忘川冥风沉吟了下,默默地解释道。

    “这是为何?为何,只有化身孟婆时,才可以度化亡灵?”这次开口的乃是紫皇,眉头紧锁,满眼的困惑。

    “你们没有注意到吗?如今的云鸢始祖,与孟婆状态下的她,有很大的不同吗?”微微看了眼紫皇,忘川冥风摇了摇头,神秘的道。

    “不同?”羽皇眼神微眯,片刻后,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他双眼一睁,突然道:“那气息···是阳间的气息!我知道了,此刻的悦心不是冥体,而是阳间的体质。”

    “阳间的体质···”闻言,帝雪含烟等人心中一惊,连忙朝着紫悦心仔细的看去,很快,她们皆是恍然的点了点头,显然,他们也是发现了。

    忘川冥风点了点头,道:“不错,如今的云鸢始祖,与你们一样,皆是阳间的体质,而也这正是她无法在此刻的状态下,度化亡灵的原因。”

    说完,似乎是怕众人心存困惑使得,稍稍停了下,接着,他再次开口,补充道:“据我所知,云鸢始祖之所以会同时存在着两种体质,皆是因为,她期盼着有一天,天苍始祖来找她之时,她可以再次化为阳间体质,与天苍始祖一起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