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修真先生 > 第还421章、开心怎么还流泪?
    张裴裴最终还是撑到了走廊的终点。

    按照陈晴朗的推测,以她的修为,即使有冰珠加持,也断撑不到这里,但是行来一路,他感觉到,炎窟里的热量,正在快速的降低。

    这是必然的事情,但没想到降低的这么快。

    那些离鹜和金乌一死,炎窟内再无能散发热量的东西,封印处虽不断传过来丁火精气,但那在空气中不产生热量,它是一种灵气,而非一种简单的物质。

    金乌离鹜未死时,可不断汲取这丁火精气,肆无忌惮的不断释放热量,保持生存环境的舒适,以及对冰穹的打击。但现在它们一死,这里就没了热量供应,加上是冬天,气候寒冷,本来炙热的石头,很快的就降下温度来。

    但又因为炎窟过大,洞口太小,热量散发的速度虽快,也有限,而原本的热度基数又非常高,即使下降得很快,已然热得惊人。是以,在刚进来时,陈晴朗还没有察觉到。

    但到了此时,终于明显的感觉到,在有冰珠加持的情况下,深入炎窟,已感觉不到那种强烈的炙热了。

    不过张裴裴毕竟修为较低,此时还是比较热,脸仍旧红通通的,洁白的肌肤上也仍有汗珠一滴一滴聚成一条一条,然后一条一条径直越过山脉,跨过峡谷,径直流到地上。

    “这里,就是火源处?”张裴裴看着前面空旷大堂里的圆形高台,以及后面那被封印着的什么洞口,心里有些惊疑,因为并未看到什么能散发热量的东西。

    陈晴朗装模作样的观察了一番,道:“真是奇怪,热量到底从哪里散发出来的?”

    张裴裴擦了把汗,走近那个封印:“这封印的是什么,莫非热量是从这里面传出来的?可是站在这里,也感觉不到有热气流动啊。”

    陈晴朗走过去,道:“确实没有热量,但是却有澎湃汹涌的丁火精气。”

    “是么?这我倒是感受不到。”

    她还没到通灵境,自然无法敏锐的感觉到天地灵气。

    “真是失望,这里并没有什么让人觉得奇特的东西。”陈晴朗道。

    “没有危险就已经足够了,还要什么奇特的东西……不过这封印也算是奇特的东西了……刚才你说,这封印处有澎湃汹涌的丁火精气?那你如果在这里修炼,是不是事半功倍?”

    “那是自然。”陈晴朗道。

    张裴裴诡异的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又四处察看了一下,然后走回走廊,在一个地方蹲了下来。

    陈晴朗疑惑的走过去:“怎么了,发现什么了么?”

    张裴裴伸手从地上捏起一撮灰,放在鼻端闻了闻。

    “怎么了?闻灰做什么?”陈晴朗问。

    张裴裴抬头看着他,严肃的道:“有化学纤维的味道。”

    “嗯?化学纤维?什么意思?”陈晴朗不能理解。

    “衣服被烧焦,就是这种味道。”张裴裴解释道。

    她的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陈晴朗,像一名警察盯着一名说谎的犯人。

    陈晴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你是说,有什么衣服在这里被烧成了灰?”

    张裴裴从地上站起来,又仔细看了看陈晴朗的头发和眉毛,随后,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卷曲发涩,明显也被燎了。

    她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你偷偷的到过这里!”

    “啊?怎么可能?我什么时候来过这里,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你的头发和眉毛,就是在这里被燎的,对不对?你夜里偷偷来过这里,对不对?”张裴裴质问。

    陈晴朗不停摇头:“没有,绝对没有。”

    “你整天就会骗人!”张裴裴生气了。

    “我……没有……”

    “我知道你是不想让我跟着冒险,但是你……”张裴裴觉得特别委屈。

    虽然知道陈晴朗是为她好,但还是觉得委屈。

    陈晴朗挠挠头,道:“裴裴……”

    “你在吃饭的时候说想把这附近的山地买下来,就是为了以后可以在这里安心的修炼不被打扰吧?对不对?”张裴裴道。

    陈晴朗真想锤自己一顿,不知不觉,原来自己留下了这么多线索。

    怪不得刚才自己在封印前说有丁火精气的时候,她诡异的看了自己一眼。

    这姑娘也太聪明了点吧?瞬间就想到了自己说的买地的事情。

    “裴裴,我不是有意要瞒你的……而且,也确实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来着……”

    “那是幸亏没有遇到危险,要万一遇到了呢?我一觉醒来,男朋友没了,找又找不到,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消失了,到时候你让我怎么办?我恐怕也只能一个人深入炎窟,然后跟你一块送死,去黄泉陪你,到那时候,奈河桥相见,一起喝下孟婆汤,你是不是就很满意了?”张裴裴一连声的质问。

    陈晴朗听了她的话,瞬间出了一层冷汗。

    张裴裴说的没有错,如果他真的遇到了什么危险,她找不到他,肯定会到炎窟里来寻找,那到时候,她岂不是也难逃灾厄?自己老是想着不让她冒险,但自己这样不声不响的孤身来探险窟,万一出事,不同样是要害裴裴丧命的么?就算自己真的要孤身探险,也要提前跟她说明白,就算她不答应,那想办法让她答应就是了。这样偷偷摸摸的,确实容易搞出事情。

    他立刻认真的道:“裴裴,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我该怎么相信你?你这次把我气死了!”张裴裴胸脯起伏不定,眼睛里已经浮上一层雾气,“你说你要是出了事儿,我该怎么办啊?我以前没了谁都能活下去,但现在不一样了,你明白么?”

    陈晴朗想去抱她,但她躲开了。

    “裴裴,我发誓,以后要是再做这种事情,就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你发的这个誓,与其说是咒你死,不如说是咒我守寡呢!”

    “呃……”陈晴朗挠挠头,“那……那就……那就不天打王雷轰了,那就……除非和你ooxx三百次,不然就阳·痿!”

    “呸,流氓!”张裴裴啐了他一口,随后又道,“你阳·痿……我比守寡还惨,直接守活寡!”

    “哎呦,总之,以后绝对不会再有这种事情了,你就原谅我一次好不好?”陈晴朗握住她的手腕,把她的手臂晃啊晃啊晃,把张裴裴都快给晃晕了。

    “你松开,怎么跟小孩子一样?”

    “你原谅我我就松开。”

    “你……”张裴裴万分无奈,瞪了他半晌,见他不为所动,最后也只能道,“好了好了,原谅你这一次。不过这是最后一次,要是再有下一次,绝对不原谅你!你要是再犯,就让你一辈子见不到舒情姐!”张裴裴恶狠狠的道。

    陈晴朗翻了翻白眼:“好好好,再有下次,就让我永远见不到舒情姐,也永远见不到你,好不好?到时候让我相思成疾,茶不思饭不想,活活病死,怎么样?”

    张裴裴撅着嘴道:“见不到舒情姐呢,还有可能相思成疾,见不到我嘛,哼哼,那就说不定了。”

    “在我心里,你跟舒情姐一样重要。”陈晴朗道。

    “才不信你的鬼话。”张裴裴低着头道。

    但仔细瞅瞅,能发现她嘴角羞甜的笑。

    陈晴朗忍不住,捧起她的脸颊就吻了上去。

    “唔……唔……唔……别……唔……”

    如果是吻,张裴裴倒没什么拒绝的。

    问题是陈晴朗这厮哪有那么纯良?

    吻的同时,上下起手,一会儿袭胸,一会揉臀,把张裴裴弄得双腿发软,浑身难受,不知不觉,已经躺到了那圆形的高台之上。

    高台之上热烘烘的,若非有冰珠护持,张裴裴觉得自己的皮肤都要被烫伤了。

    她一边应付陈晴朗的调弄,一边还要不停地往冰珠里传送真气,一心二用,难以暇顾,真真是着急。

    陈晴朗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就直接把她横抱起来,然后一边吻着,一边朝着外面走去。

    这一吻,真是地老天荒,等到两个人的嘴唇松开时,张裴裴觉得自己的肺都要炸了。

    “大坏蛋!亲这么凶干什么?”张裴裴用粉拳锤了他胸口一下,又羞又嗔羞嗔带喜的怨怪道。

    陈晴朗舔了舔嘴唇:“裴裴,你的舌头真好吃。”

    “呸,花言巧语。”张裴裴又锤了他一下,然后故意问:“我的舌头和舒情姐的舌头,谁的好吃?”

    陈晴朗没有回答她,而是再次吻了上去。

    张裴裴想知道他怎么回答,却又推不开他,半晌之后,也只好作罢,转而用情的和他继续深吻起来。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到了炎窟入口处的那个大大的空旷天地里,陈晴朗手上灵力汹涌,用风火燎原里的风字诀,使劲一吹,地面上立刻干干净净。这里的温度本来就不算太高,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降温后,对于温养境末期的张裴裴来说,已经构不成什么威胁了。这里离洞口又近,外面的冷空气也在不断袭来,这里与刚刚进来时,温度已经相差了好多度。

    陈晴朗将冰珠丢掉,抱着张裴裴慢慢蹲下,在亲吻的同时,还伸手量了量地上的温度。

    虽然还有点热,但是不会伤人。

    于是他这才放心的将张裴裴慢慢放到地上,然后压住她,继续亲,继续吻,继续上下其手。

    他现在心中有着一个大胆的想法。

    当张裴裴发现他这个大胆的想法的时候,两个人俱已经是赤身**了。

    “啊,不要!”她立刻就要坐起来,但却被陈晴朗按住了双手。

    陈晴朗的双眼透着**的红,声音也干涩的带着燥热:“裴裴,给我吧。”

    这突如其来的骚,闪了张裴裴的腰。

    她无数次幻想过两人的**之夜,但却从来没有想过会在此时此地,此种情境。

    她没有做丝毫的准备,心里充满了恐惧与慌张,她的眼神当中露出惊慌的怯意,使劲摇头:“不行,不行,现在……这里……不行……”

    “裴裴,我想要你。”陈晴朗却不理会她的那种明显下意识的因应激反应而做出的拒绝,以一种极度霸道而又带着强烈征服气息的姿势,再次低头吻住她的唇,同时,拔云见日,搭箭拉弓。

    张裴裴更加慌乱,愈加激烈的摇着头,身体不停地扭动。

    但陈晴朗并不理会。

    他知道她此时所有的挣扎,仅仅是她身为一个女性在这种时候本应有的自然反应,在这种水将到渠即成的时刻,他绝不会半途而废。

    倏尔。

    虎离山,龙入涧,长虹横贯,如意出鞘。

    鸾长嘶,凤凄鸣,玉辇倾塌,筝弦急摇。

    一时间,天地骤变。

    金乌隐,白云收,清风散,鸟兽伏。

    江翻海倒,风兴浪作。

    雨纷纷。

    初时淫淫霏霏,即而淅淅沥沥,旋又哗哗啦啦,最后轰轰隆隆,黑云压城,水柱倾盆,雷声震碧落,闪电耀幽冥。

    久久不停。

    不知多少时刻后。

    蓦地。

    龙吟凤啸,琴瑟齐鸣。

    声声惊语响,语惊天上人。

    水童雨婴齐住法,雷公电母突收凿,风伯按紧狂风袋,云婆握牢乌云勺。

    水撤,雨收,雷住,电消,风云散。

    天地恢复平静,四处安谧祥和。

    炎窟之中,张裴裴发凌乱,眼迷离,鼻翼翕动,檀口微张。

    “晴朗……”

    “嗯?”

    “晴朗……”

    “怎么了?”

    “晴朗……”

    “到底怎么了?”

    “晴朗……”

    “你怎么哭了……”

    “……好开心……”

    “开心怎么还流泪?”

    张裴裴这才发现自己哭了,她羞羞的看了陈晴朗一眼,转过头躲避他的注视,随后胡乱擦了擦:“自己流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