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盛唐剑圣 > 五第五十五章 出去!
    都督府衙议事厅!

    随着河西六都督的到来,裴也定下了开会的时间。

    离会议开始的时间还有小半个时辰,河西六都督已经来了五个,他们似乎打算用自己的行动来表示对于裴这个新都督的支持。

    离会议的开始还有一会儿,五人聚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的轻声说着,都有些心不在焉。

    裴这个河西节度使凭空而降,他们多多少少有些始料未及。

    兼之他威名在外,谁都知道他不是容易对付的角色。

    何况他刚一上任就以雷霆手段在众目睽睽之下干掉了检校凉州都督杨敬述,给了他们不少压力。

    五人耐着性子等着,也不知多久,屋外足音响起。

    崔希逸在一人的引领下,大步走了进来,目视堂上一众人,也未跟他们打招呼。在下人的引领下,在自己位置上坐定。

    看着崔希逸,五人不约而同的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这自古文武殊途,崔希逸是六位都督中唯一一个文人,仅因为这身份,就不受诸人待见了。

    裴如此大张旗鼓的处置杨敬述,又公然表示对他纸上谈兵的愤慨,对文人的不屑,明眼可见。

    崔希逸这文人的身份,在五人眼中有弊无利。

    五人对于崔希逸的到来也是视若无睹,自顾自的聊着。

    他们并未轻松多久,足音再次响起。

    这一次是从内堂传来,众人皆凝神静坐,等候裴到来。

    来的正是裴,他极有时间观念。

    说好几时开会就几时,自己以身作则,绝不迟到。

    见裴在上席坐下,六人一并直起身子,参拜道:“属下见过裴国公!”

    “不必多礼!”裴挥手让他们免礼,老生常谈的道:“以后我们一并在这河西为朝廷效命,得先跟你们立个规矩。不要叫我国公,叫我裴帅!”

    众人一阵轻笑。

    裴这个癖好,就跟他平时爱喝薄荷茶一样,早就世人皆知了。

    见裴和颜悦色的,乐奇、耿候、苏武三人偷偷互望了一眼,心底大安。

    如他们猜想的一样嘛!

    裴扫了堂下一眼,在崔希逸的身上略作停留,对众人道:“都督是一个武职,在我这里,对于身怀武职的人,不管身份的高低,都有一个固定的称呼……军人!”

    “你们还有我,都是军人!”

    裴带着几分自豪的说着,道:“这里,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们,军人的职责是什么?谁能告诉我?”

    “开疆扩土!”苏武豪气干云的抢先说道。

    “说得好!”裴鼓起了手掌。

    苏武一脸自得。

    裴看向耿候,问道:“耿都督,你觉得呢?”

    “为国尽忠!”耿候想了想,也给出了四个字。

    “不错!”裴点了点头,看向乐奇。

    他还未开口,乐奇已然先一步回答道:“无畏无惧,马革裹尸!”

    “确实如此!”

    裴也点了点头,一脸的赞同,接着他望向了崔希逸,问道:“崔都督,有何见解?”

    崔希逸慎重的道:“军有很多种意思,《说文》、《广雅》中曰:军,圜围也,有护卫之意,属下以为戍守边疆,维护天下安定。”

    接下来的甘州、西州也说了自己的见解。

    裴笑道:“看来你们都知道军人的责任,也都说的很对。军人在我看来是一种荣誉,出可开疆扩土,马革裹尸,入可维护安定,让百姓过上好日子。综合起来就是八个字‘征伐天下,保家卫国’,能够做到这八个字,就是一名合格的军人。”

    “不过,细细分化开来。这八个字,又有一个轻重缓急!征伐天下是要建立在国家安定的前提之下,是以保家卫国,理应在前者之上。”

    “也就是说,一个军人,首要任务职责是保家卫国!”

    砰!

    裴拍案而起。

    堂下六人吓了一跳,各自不安的看着上首的裴。

    只听裴激昂慷慨的声音传下来:“那我这里就问你们一句,你们当中有几个真正做到了这四个字?”

    “一个军人,要是连最基本的保家卫国都做不到,那他就没有资格称之为军人,更加不配获得这个荣誉。连军人都不配,有什么颜面什么本事高居都督之位?”

    “苏武、曹杰……”

    给点到名的瓜州都督苏武,西州都督曹英杰早已为裴的态度所震,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出班来。

    “卑,卑职在……”苏武连说话都不利索了,还自称起了卑职。

    裴毫不留情的质问道:“六州之中,你们两人治下匪患的情况最为严重,有什么可以辩解的?”

    “不是,不是卑职不尽心尽力,而是马贼,来去如风,太过狡诈,狡猾!”苏武不停的擦着汗,断断续续的道:“卑职多次调兵救援围剿,已经尽力了……”

    曹英杰要好一些,苦着脸诉苦道:“属下与苏都督的情况相差无几,只是不是马贼太狡诈狡猾,是对方太厉害,数量太多。属下怀疑,袭扰甘州的马贼并非是真的马贼,而是草原民族佯装的。他们装备精良,训练有素。骑术箭术都是一流,属下多次拼死抵抗追击,都奈何不得他们。”

    裴看着两人,气急笑了:“好一个狡猾,好一个对手厉害!”

    “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原因,说敌人狡猾的,是你自己愚蠢!说敌人厉害的,是你自己无能!”

    “我裴可以放下话来,这世界上没有绝对强大的对手,也没有绝对聪明的敌人。不够敌人聪明,那是因为你自己过于愚蠢,不够对手强大,那是你自己过于弱小!”

    “是你们的弱小、愚蠢,衬托着敌人的睿智和强大!”

    “比敌人蠢,不可怕,可怕的是,知道自己蠢,还不作为。比别人弱,也不可怕,可怕的是,知道自己弱,还不努力变强!”

    裴一字一句,犹若雷鸣风暴,压迫的下首的六人呼吸都觉得有些困难,不知觉的急促起来。

    裴看着已经大汗淋漓的两人,手指着外边,一字一句的道:“你们没有资格称之为军人,你们也没有资格担任都督这个职位!从现在起,你们不再是都督,这个会议,你们没有资格参加……”

    “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