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文化入侵异世界 > 第三百二十三章 说唱(5000字)
    霍姆紧紧握着昨天乔修交给他的三张信纸,当一开始遇见乔修时,霍姆认为那位大人物是在戏弄他。

    因为他从来都不相信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会喜欢地下监牢所流行的‘烂话’,更别提会有贵族专门花时间写新的‘烂话’,而且就算写了出来,霍姆也不认为水平会比他高多少。

    毕竟他可是地下监牢的冠军。

    当霍姆读完了这三张信纸上全部的内容,发现这首歌写的简直…完美到了可怕!

    整首歌的歌词读了下来彻彻底底贯彻了两个字‘押韵’,霍姆一开始只是尝试着读了一遍,彻底读完之后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霍姆一直坚信他所演唱的音乐形式来自于地下监牢,而他连续几次取得地下监牢的冠军,可以说在‘烂话’水平上他是整个诺兰上下最优秀的。

    因此霍姆也认为自己所写的歌曲是最优秀的,仅仅只是那些诺兰听众不懂得欣赏,只愿意沉浸在那种无聊的歌剧当中。

    但当霍姆看到了这首歌以后,他那最后一点可怜的自信心被完全击碎了。

    如果说霍姆在‘烂话’之上能称之为王或者冠军的话,那么写下这首歌的人…完全可以称之为神!

    一位贵族竟然会喜欢这种音乐形式,而且…还远远比他优秀?

    事实已经摆在了霍姆的面前,他放下了自己仅剩下的骄傲开始练习这首歌。

    但当霍姆真正按照这首歌的曲调开始练习时,才发现这首歌的难度同样也高到了可怕。

    他昨天一整个晚上都没有睡,顶着昏暗的灯光与身上四处淤青带来的痛楚,开始疯狂的练习起了这首歌。

    可…语速太慢,找不到语感,这一句词这么唱与音乐曲调不符合……

    霍姆在练习中遇见了无数的问题,那怕今天他来到了世界的咏唱者幕后,霍姆依然有许多问题没有解决。

    “该死……不是这种感觉。”

    霍姆又一次尝试,但卡在了最后的一部份,他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疲倦与身体上的疼痛袭上了他,为了能与那位‘神’稍微拉近一点距离,霍姆几乎一晚上都没有睡,将全部的精力花在了这首歌上。

    “还有时间。”

    霍姆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再次看向了信纸的最后一部份,在脑中模拟起了音乐的伴奏,准备自己不知道第几百次尝试。

    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他就看见了有人站在了他的面前。

    霍姆抬起了头,昨天被两名兽人揍过的淤青在今天根本没有缓解,这让他的左眼根本无法睁开,只能用右眼看清楚了对方的样子。

    而站在霍姆面前的人无疑是一名‘大人物。’,霍姆根本惹不起的大人物。

    “给你。”

    罗亚把手上的钱袋直接扔到了霍姆面前的脚下,这一举动让霍姆愣了一下,他看了一眼钱袋,忽然想起了他昨天遇见过这位‘大人物’。

    “我当初承诺过,你来这里不也是为了这个吗?里面装了十金币,拿了以后就赶快离开,这里不是你应该待着的地方。”

    罗亚上下打量着霍姆,今天的霍姆比昨天看起来还要寒酸和邋遢,除去霍姆身上满是补丁的衣服,光是他那满是淤青的脸颊就足够吓人了。

    如果让这种人登上法洛西的舞台,除非是饰演某种特定的丑角,否则完全是对观众的一种污蔑。

    这次准决赛的规则是两位选手必须同台,那怕其中一位选手演唱时,另一位选手也必须站在舞台上听着。

    罗亚不允许自己在演唱歌剧时有一名碍事的丑角站在舞台上,这会拉低他演唱的品格。

    任何衣着光鲜的人都不希望和一位乞丐站在一起。

    霍姆没有回答,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低下了头继续看着手中的三张信纸。

    在松鼠街底层的生存规则根治在他内心深处,那就是不要去反抗那些‘大人物’。

    但霍姆不想要离开,他反悔了…所以只能低下头无视,希望这位大人物能够将他的沉默当成‘默认’。

    而且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必须加紧时间练习。

    “给我个回答。”但罗亚可没有被霍姆的小把戏给欺骗,他刚刚被赫萝莉亚给戏耍了一遍,心情并不算好。

    而一名底层的贫民竟然无视了他,这更加引燃了罗亚的怒火。

    他看着霍姆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只是紧紧的盯着手上信纸。

    这彻底激怒了罗亚,罗亚直接夺过了霍姆手上的信纸将其直接扔在了地上。

    由于霍姆握着信纸的力量过大,而罗亚的动作太过于粗鲁,信纸被直接撕成了两半,其中一半落在了地上,另一半则被霍姆握在了手中。

    这一瞬间霍姆终于抬头了。

    “你考虑好了吗?”罗亚继续问。

    刹那间这只小老鼠终于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脾气,想要站起来冲向罗亚,但瞬间就被不知道从那里冲出的剧院侍从给拦住了。

    “乔修先生告诉你现在不是复仇的时候。”剧院的侍从小声的在霍姆耳边说。

    这一句话彻底的让霍姆冷静了下来,而另外几名侍从也走到了罗亚的旁边告知罗亚上台的时间已经到了。

    “如果你出现在了舞台上,你会后悔的。”

    罗亚留下了最后一句警告以后,就直接走上了舞台,在走过舞台的时候还踩到了地面上的信纸。

    剧院的侍从刚刚松开霍姆,霍姆立刻跑到了落在地上的信纸将其整理了起来,并且尝试将其重新拼接回去。

    但信纸上的字迹本来就有些模糊,再加上一个灰黄的鞋印,最后一部份的歌词更是显得无法辨认。

    让霍姆紧张的是…他就是最后一部份还没有完全掌握。

    “该上台了。”

    剧场的侍从走到了跪倒在地的霍姆身旁低声的说……

    霍姆双手看着已经快要变成废纸的三张信纸,双手双脚像是灌注了铅块一样沉重冰冷,嘴唇有些发抖。

    但在剧场侍从的催促下,霍姆收拾好了地面上的信纸,将其放在了口袋里面艰难的走上了舞台。

    当他来到舞台上时,整个观众席已经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但这欢呼声并不是为了他,而是给予他的对手。

    那位来自于法洛西风度翩翩的贵族歌剧家,在场有许多贵族少女似乎都是他的忠实听众。

    他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面向观众席,观众席上响起了好几位少女的尖叫。

    他的笑容在看见霍姆有些摇晃的走上了舞台,与他站在了同一个由原晶石投影出的灯光下时略微僵硬了片刻,但并没有持续多久。

    舞台上的两位选手一时之间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一位是法洛西知名的贵族歌剧家…另一位看起来连平民都不是。

    “罗亚,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作为评委的白荆花爵士对着那位年轻的歌剧家开始了演唱前的…问候。

    “是的,记得上一次见到您还是在法洛西剧作家们举办的宴会上,白荆花爵士。”罗亚的回答都非常的得体。

    “那么作为法洛西最年轻的歌剧家之一,这次你打算演唱什么曲目。”白荆花爵士直入了主题询问起了他。

    罗亚回答了一个霍姆根本没有听说过的曲子之后,白荆花爵士在转过来就开始询问起了霍姆。

    被问起的霍姆处在极度紧张当中,回答时当然没有罗亚那么风度翩翩,而当白荆花爵士问起霍姆准备演唱什么时。

    霍姆他拿着铭刻有强音铭文的原晶石,犹豫了一会然后只说出了很简短的两个字。

    “说唱。”

    “说唱?一个从未听过的音乐形式,那么很期待你们接下来的表演。”

    白荆花爵士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霍姆突然听见了观众席上所响起的…笑声。

    这是嘲笑声,这是理所当然的…白荆花爵士最后的一句话虽然是出于好意,但在观众看来完全就是一种自取其辱。

    演出很快就开始了,幸运女神在今天似乎眷顾了霍姆,在投硬币决定谁先表演的过程中,他赢得了后手的机会。

    这也代表霍姆有一首歌的时间来调整自己的心跳。

    而罗亚的演唱也很快就在舒缓的伴奏声中开始。

    这位来自贵族的大人物也不是那种养尊处优的废物,他是真正有实力的…他所选择的歌曲,那怕霍姆这个外行人听起来都觉得非常的困难。

    其中的高音实在是太多了!

    为了配合他的演唱,整个舞台的灯光也在不断的变换,在柔和与寂静的灯光下,整场演唱显得美轮美奂。

    但这场唯美的演出中,唯一显得有些突兀,甚至碍眼的人就只有站在演唱者不远处的霍姆。

    霍姆这身寒酸的打扮,还有他满脸的淤青的样子与此时舞台上的场景实在太不搭了。

    但他只能站在这里,站在这个舞台上那里也不能去。

    就这样…罗亚的演出已经结束,少女的尖叫声与观众的掌声响起,这位年轻的歌剧家为自己优秀的演唱得到了应有的赞赏。

    而在罗亚身后的荧幕上,他所得到的票数在不断的升高,一直到了两万三千多票。

    准决赛的投票,观众每一轮都能选择一位选手,罗亚的演唱在得到了观众们赞赏的同时,也有不少观众认为那位寒酸的小子的演唱无法赢下这么优秀的一位歌剧家。

    胜利的天秤似乎已经开始倾斜。

    “感谢。”罗亚向着观众鞠了一躬,然后用着略带戏虐的视线看向了站在另一侧的霍姆。

    在这一刻…霍姆知道终于轮到自己了,主持者也走了过来将带有强音铭文的原晶石递给了他。

    霍姆的双腿有些颤抖的走向了舞台的前段,他的视线看向了坐在舞台上的观众们。

    欢呼声与掌声在这一刹那停止,霍姆感觉到了来自四面八方那充满着质疑的眼神,上一场比赛观众们的嘘声似乎已经在霍姆耳边回荡了起来。

    他握着原晶石的手忍不住的颤抖,而伴奏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必须要唱!霍姆将嘴抵在了‘麦克风’的前段,但…他的大脑却是一片空白!

    他…忘记了歌词!所有的歌词!

    伴奏已经在持续,已经到了他应该开始唱第一句歌词的地方,可他发现自己根本唱不出来。

    观众们质疑的眼神变为了鄙夷,巨大的压力环绕上了他,霍姆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晕厥与反胃。

    最终他抑制不住的捂住了自己的嘴,第一句歌词变成了呕吐的声音。

    在这个舞台上他将早上所吃的东西直接吐了出来,整个人也无力的跪倒在了地上。

    观众们这一次没有给予他嘘声,而是此起彼伏的嘲笑声。

    “这是筹办者找来的小丑吗?”

    “这种表演就不应该出现在舞台上。”

    “我听过他昨天的演唱,确实不应该出现在这个舞台上。”

    各种议论涌入了霍姆的耳中,霍姆将肚子中的胃酸给全部吐出,头脑却变得清醒了。

    他听着来自观众们讥讽的声音,内心所出现的情绪并不是畏惧与怯懦,却是…愤怒,不…远在愤怒之上的东西,那就是憎恨。

    什么…叫做不能出现在这个舞台上?

    霍姆握紧了自己的双拳…昨天练习那首歌的场景涌入了自己的脑海当中。

    昨天我所练习的那一首歌,远比那个家伙的歌曲要好听上千倍和百倍好吗!

    你们这群不懂得欣赏的混蛋!

    憎恨充斥在了霍姆的内心里面,这一憎恨变成了他的动力。

    他必须要将那首歌给唱出来!唱给这些愚蠢的家伙听,告诉他们这个世界上不仅仅只有歌剧这一种形式的音乐!

    而他所喜欢的说唱远比歌剧要好听上百倍!

    他必须要告诉这些无知的家伙。

    在恨意的驱使下,霍姆举起了自己的左手食指高高的指向了诺兰国家剧院上方,天空所在的方向。

    嘲笑的声音停止了,刚才那个还在呕吐的身影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他的眼神已经不再是惶恐不安,而是充满着一种让人发憷的愤怒。

    “再来一次。”

    整个剧场内只有一个人读懂了霍姆刚才动作的意思,那就是乔修。

    在乔修的示意下,音乐声再次响起。

    霍姆举起了手中的‘麦克风’,在这一刻霍姆用着凶狠的眼神依次扫过了观众席上的所有观众,每一位刚才嘲笑过他的观众。

    “听着!”

    霍姆强而有力的声音回荡在整个诺兰国家剧院内,每一位坐在‘电视’观众的面前。

    他的声音听起来根本没有刚才演唱的温柔,而蕴含着无边的怒火,似乎想要掐住某人,强行的让他听好自己所说的话!

    霍姆再次对着自己的观众竖起了自己的食指。

    “如果你有一次机会,去完成你曾经梦想拥有的一切,在这一刻,你是抓住它还是让它溜走!”

    当他说完了开场白,演唱正式开始,强有力的鼓点响彻于整个剧场内部。

    “他的手掌在出汗,膝盖发软,双臂沉重……”

    霍姆喊着恨意与愤怒开始了自己的演唱,之前在舞台上表现的怯懦遭遇让他羞愧不已。

    如果这首歌的‘作者’正在这里的话,看见霍姆在这里的话,他一定会失望透顶。

    “他张开他的嘴巴,但一词也说不出来,他窒息了,此时所有人都在嘲笑他!”

    霍姆自己可以被任何人看不起,但他不允许这首歌被别人看不起!

    所以他必须将这首歌在这个舞台上完美的诠释出来,不仅仅是为了让观众意识到说唱可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还有就是他不希望让这首歌的作者失望!

    “你最好在音乐中豁出去,在这个时刻,你赢得它,你最好永远不要放走它!你只有这一次机会,不要错过引爆众人的机会!”

    这是霍姆最后的一次机会,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向这个世界所有的人证明他所喜欢的音乐是最优秀的。

    舞台上紧促的鼓点与霍姆那充满怒意的声音,彻底的震慑住了所有的人。

    白荆花爵士已经完全愣在了那里。

    杀气,他在这个寒酸的小子演唱中感觉到了无边的杀气。

    霍姆的额头青筋已经暴起,脸上的表情也充斥着愤怒的情绪。

    他在舞台上不仅仅是在唱歌,更多的是一种发泄,将自己内心积蓄已久的情绪给发泄出去,像是在怒吼着般告诉所有的观众‘他所喜欢的音乐不会输给任何人!’

    这种近乎发泄式的叫喊与怒吼,本应该让人听起来也愤怒不已。

    但他所唱着的歌词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韵律,在配合上音乐的鼓点,白荆花爵士竟然听起来非常的舒坦,同样也有一种发泄的感觉。

    “这种机会人生只有一次……”嘉洛莉静静的听着霍姆那杀气四溢的演唱,视线却看向了一旁的乔修。“我在他的歌词中听出了许多我无法听懂的歌词,例如有一种像是糖果的名字,乔修先生…这首歌是你写的吗?”

    “不,并不是我写的。”乔修摇了摇头否认了嘉洛莉的问题,这首歌的作者确实不是乔修,但乔修也同时否认了自己帮助过霍姆的事实。

    “这是一首棒极了的歌,听起来…确实比那些歌剧舒服和…爽快多了。”

    嘉洛莉视线再次看向了舞台上奋力跟着节奏喊出歌词的霍姆,最后给出了一个比较粗浅的评价。

    “对…很适合让人发泄。”乔修说。

    “发泄…但歌词写的其实是一个遭遇挺困难的人吧?是写的他自己么……将一切倾注在音乐上,最后却不能得到回报,这种人在法洛西中不知道有多少。”

    嘉洛莉好像想起了些什么,喃喃自语道。

    “可能是他自己,不过这首歌的歌词同样也代表了我们每一个人,而且我相信他会有回报的,他的演唱远比我想象的优秀。”

    乔修已经在霍姆的演唱中听出了原唱的感觉,他已经彻底的掌握了这一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