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七三二章 门客
    齐宁见到了名凶犯的时候,已经是过了午时时分。

    两名凶犯都是三十岁上下年纪,正是身强力壮的年岁,被铁链子锁住了手脚,看到齐宁身旁站着的段沧海,两人脸上便即显出惊惧之色。

    齐宁放下手中的茶杯,扫了一眼,道:“段副统领你们两个应该是认识的,本侯你们可能是第一次见,自我介绍一下,本侯齐宁,是黑鳞营的统领。”

    两名凶犯身体都是一震,段沧海一双眼睛如同刀锋般死死钉在两人身上,两人愈发觉得心惊胆战,瞧段沧海那架势,似乎随时都要冲上来活剥了自己。

    “你们虽然犯下了凶案,但毕竟是黑鳞营的人。”齐宁道:“本侯是黑鳞营统领,如果能够回护你们,保住黑鳞营的声誉,当然会尽力而为。现在本侯只问你们一句话,你们是想死,还是想活?”

    两名凶犯对视一眼,齐齐扑倒在地,哀求道:“侯爷饶命,侯爷饶命,我们.....我们没有杀人,我们是被骗的.....!”

    “被骗?”齐宁淡淡道:“你们是想说被田横所骗?”

    “侯爷,我们.....我们本是流落江湖的卖艺人,略通拳脚,一年前流落到京城来,本想是在京城讨碗饭吃,但京城里的高人众多,我们的手艺登不了台面,根本活不下去。”一名凶犯解释道:“本来是打算离开京城,到其他地方试试运气,可恰好碰上了田横,他只说在京城混饭吃,要有耐性,时间长了,总能等到机会。”

    齐宁和段沧海对视一眼,只听那凶犯继续道:“田横不但劝我们留下来,还请我们吃了饭,临走的时候,还给咱们丢了一些银两,让我们不用抛头露面,说有朝一日,会帮咱们兄弟谋个好差事。”

    “后来如何?”段沧海粗声问道。

    那凶犯脸色苍白,道:“他出手阔绰,也算是救了我们的命,他既说能帮我们谋差使,那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好事,于是我们就在京城找了个偏僻地方留下来。”顿了顿,额头上已经冒出冷汗:“此后每隔一阵子,他都会突然出现,丢给我们一些维持生活的银两,只让我们不要到处走动。”

    齐宁想到什么,问道:“你说田横养活你们,除了你们之外,他可还有这般豢养其他人?”

    两名凶犯都是一怔,随即摇头道:“侯爷,我们.....我们对田横其他的事情一无所知,有一次我们问他到底是什么人,他脸色就很难看,告诉我们说不该问的就不必问,我们靠他养活,而且.....而且看他样子也不是普通人,所以自那以后,我们确实不敢多问。”

    段沧海低声问道:“侯爷,你怀疑那个田横手底下还有其他人?”

    “田横不会无缘无故花银子养人。”齐宁冷笑道:“无非是瞧上了这两人还有些功夫,所以当做门客养起来。他送银子给他们花,不过是要买下他们两条命而已。”

    段沧海点点头,心下凛然,暗想田横到底是谁的人,竟然私下里豢养门客?

    古来许多达官贵人都有豢养门客的爱好,有些财大气粗贵人,鼎盛时期,门下豢养数千门客也是有的,不过到了大楚立国之时,这些旧习已经大大改善。

    这固然是因为楚国的达官贵人已经不可能拥有庞大的财力来豢养如此众多的门客,此外也是因为朝廷担心一旦门客过多,会产生后患,所以楚国也是有禁令,朝中各级官员根据官位可低,可有明文规定的护卫编制,但却禁止豢养门客。

    但今日这凶犯的供词,却显示在京城中,有人在私下里豢养门客。

    齐宁心知不管田横手下是不是只有这两个人,但策划整个事件的幕后真凶,绝不可能只有这区区几名门客。

    “那你们又是如何跑进黑鳞营?”段沧海冷声问道。

    那凶犯立刻道:“段副统领,本来我们没有想过从军,可是有一天田横找到我们,告诉我们说黑鳞营正在募兵,他要我们随他一同前去应征。我们不想从军,出言拒绝,田横立刻就翻脸,告诉我们说,他背后有大人物,银子都是大人物给的,我们花了他的银子,性命就归他们所有,若是不听话,我们在京城活不过一天。”

    另一名凶犯忙道:“是.....是这样,我们是被逼的,若是....若是不从,就连性命也没有。我们没有法子,才跟他一起应征进了黑鳞营。”

    “能够通过黑鳞营的严格选拔,最终入营,你们两个看来也还算有些能耐。”齐宁淡淡笑道:“除了你们两个,还有其他人跟着一起入营没有?”

    两人同时摇头道:“田横只让我们两个必须应征成功,至若....至若是否还有其他人,我们也不清楚。”

    “案发当夜,你们也是听了田横的吩咐跟随偷出军营?”

    凶犯脸色苍白,道:“我们知道军规森严,可是却不敢不听田横的话。那天晚上吃饭的时候,田横过来和我们打了招呼,让我们天黑之后和他会合,他早就找好了偷出军营的位置,天黑之后,就带着我们离开了军营,当时我们也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什么,离开军营之后,只在军营附近转悠,后来......!”却不敢说下去。

    段沧海厉声道:“从实招来,若有隐瞒,现在就取了你们脑袋。”

    凶犯打了个寒颤,忙道:“后来碰到几个女人在草丛方便,田横就跑上前去.....跑上前去调戏......,我们......我们也只好跟了上去。”

    “调戏良家妇女,你们当然不用听招呼。”段沧海冷笑一声。

    凶犯低下头,道:“当时我们也都是昏了头,那几个女人看到我们,立刻就叫唤起来,我们有些害怕,然后就看到几名大汉冲过来,我们想让田横赶快跑,可识田横却冲上前去和那几个人厮杀起来,我们没有法子,只能上前帮忙,可是.....可是那时候我们才知道,田横的武功十分了得,出手狠辣,只是片刻间,他.....他竟然连杀了三人,最后一名大汉看到情形,想要逃跑,田横就要追上去,这时候.....这时候又有一群人冲过来,我们一瞧,却原来是.....原来是官府的人......!”

    齐宁摸着下巴道:“你们的意思是说,从头到尾,你们都是迫于无奈,你们既不知道田横到底是什么人,也不知道那晚你们为什么要偷出军营,更不知道京都府的人为何突然出现?”

    “侯爷,我们不敢欺瞒您,若有一句谎话,愿受千刀万剐。”两名凶犯立刻立誓道。

    齐宁笑道:“你以为你们说实话,就不用千刀万剐?”

    两名凶犯骇然变色,齐宁却已经道:“你们坏了黑鳞营的声誉,总不能就这样轻松逃脱惩处。要想活命,总要拿一些有用的东西来交换,你们现在一无所知,对本侯没有任何用处,本侯为何要保你们的性命?”

    “侯爷饶命,侯爷饶命.....!”两名凶犯叩头如蒜,齐宁却是端起茶杯,不为所动,一名凶犯忽地想到什么,跪在地上向前挪动,道:“侯爷,侯爷,有一件事情.....有一件事情不知道是否有用.....!”

    他还没有靠近齐宁,段沧海已经上前,一脚将他踹翻在地,骂道:“再靠近一步,一刀砍了你。”

    齐宁却放下茶杯,问道:“什么事情?”

    那凶犯急道:“侯爷,田横.....田横入营之后,便是我们他也很少接触,平时沉默寡言,可是.....可是我有两次看到他半夜里和一个人偷偷说着什么......!”似乎在绞尽脑汁回想什么。

    齐宁双眉一展,身体前倾,问道:“你是说他在军营和人私下里接触?”

    “正是。”那人道:“我们兄弟被他逼着投入军营,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所以在军营里对他十分的注意。”

    “他接触的是什么人?”段沧海沉声问道。

    凶犯想了一想,道:“我记得那人样子,后来瞧见了那人,偷偷打听,旁人都唤他刘胡子,大名.....大名好像叫刘成!”

    “刘成?大胡子?”段沧海若有所思,很快道:“不错,有这号人,那人身强力壮,孔武有力,侯爷,这人属下记得,他从军之前,曾经做过猎户,擅长弓箭,箭术也是不差,属下还想着假以时日,提拔他起来。”

    齐宁站起身来,背负双手走到那凶犯身边,含笑道:“不错,多少还是知道一些。这些事情,你是否向京都府招供?”

    “没有......!”

    “为何不招供?”齐宁问道。

    凶犯苦着脸道:“那天晚上京都府的人突然出现,我们知道大事不好,想跑也来不及,被抓之前,田横告诉我们兄弟说,他在朝廷有人,我们就算被抓,只要咬死不说话,就能安然无恙活着出去,要是.....要是胡乱招供,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

    齐宁微微颔首,蹲下身子,微笑道:“你们两个还算老实。本侯还有最后一件事情想请你们帮忙,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

    两名凶犯对视一眼,见齐宁语气温和,心下微松,道:“侯爷有什么吩咐,我们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没那么严重。”齐宁微笑道:“不用上刀山,也不用下火海,只不过让你们借一样东西而已。”

    “借东西?”凶犯诧异道:“侯爷.....侯爷要借什么?”

    “人头安人心!”齐宁微笑道:“我要借两颗人头,严肃军纪,还请两位不要吝啬!”